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彼岸花残,宿命忘川_ 仇人会面1-

时间:2021-05-20 12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文羽萱小说彼岸花残,宿命忘川 仇人会面1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云瑶垂下眼眸,沉声说道:“都是陈年往事了……”轻描淡写的就将过去的事一句话带过。

    金陌渊看着她,脸色沉重,沉声问道:“你那么确定她会害你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“如果是她,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今天在漠殇殿里看到的那双眼睛,她就很肯定了,再加上在殿前发生的刺杀事件,无不把罪名纷纷指向她,她就更加确信了。

    还有之前和云璃去找玉姑娘途中被歃血门的人暗杀,这一桩桩一件件,在看到她之后都豁然开朗了,她和南宫云瑶长得一模一样,山雪怕是早就见过了南宫云瑶,无论是不是自己,她都不会放过的,所以长找人暗杀她,这样想来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。

    也许,她到此刻都还不知道她就是楚湘筱吧!还一直把她当做一个和楚湘筱长得较为相似的南宫云瑶,何不就这样将错就错下去,没准能对付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想的呢?”金陌渊见她一脸深沉,心思很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抬眸,明眸中有跌宕的锋芒在激烈的闪动,紧紧的看着金陌渊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”

    坚毅的神色使得她与平日有些不同,堇王妃已经连连对她出手,她若不反击只怕她的火焰会越来越嚣张。

    “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金陌渊顺着她的话问。

    她正思考之际,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乱的脚步声,“大人不好了!”急促的声音显出事情的紧急与严重。

    她伏在门边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春燕他死了……就在院中……”

    春燕是南宫府的一名厨娘,四十来岁,为人朴实善良,厨艺却十分了得,一直在南宫府里负责南宫云瑶的膳食,云瑶的一日三餐都是他做的,只是正值中年的人,怎么会死了呢?

    云瑶跟着跑来报信的家丁走了,独留金陌渊和风清轩在当中,两人相视皆疑惑,一个普通厨娘死了,需要她这个大丞相去处理嘛,太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云瑶随着家仆一直走,边走边问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和春燕去后山挖竹笋,竹林里晃过一个黑影,春燕就跑上去看,乌天黑地的我也看不清他在那边看到了什么,只听得她一声惨烈的叫声,我就跑过去,看到她已经倒在地上,面目狰狞,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,像个八十多岁的老人……”声音里布满了对那张脸的可怕和恐怖,让人心里战栗起来,他又接着说:“若不是认识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,我还看不出来她就是春燕。”

    云瑶一愣,听家仆的描述,她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在宫中后花园看到的那具死尸,作案人莫非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刚刚走到门口,就见到穿着南宫家服饰的下人们正打着灯笼在门口四处张望,见了她,顿时站在不动,肃静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后山天黑地滑,怕您摔到了,小的给你备了马车,”带他来的家仆殷勤说道。

    云瑶有些呆住,路滑为什么还要坐马车,总感觉有些怪,但又说不出来,点了点头,就上了准备好的马车。马车咯吱前行,行走在一片寂静的街道上,渐渐的,外面的声音渐小,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瑶靠在马车的内壁上,眼前不断的回荡着今天的那一场刺杀,堇王妃冷血的眼神,流露出刻骨的仇恨,还有昨晚死尸凄惨的死相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得那么突然,宫中死人,君上被刺,罪名却推到她的身上,今天厨娘在竹林中无故遇害,让她不禁觉得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她而起的。

    马车轱辘,渐行渐远,云瑶突然神智一凌,陡然掀开帘子,四下望了一眼,沉声说道:“这不是去往后山的路,你们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那家仆一惊,没料到她发现得那么快,连忙赔笑着说道:“小的刚才上去过,路实在太滑了,小的重新觅了一条好走的路。”

    云瑶眉梢一挑,谨慎的说道:“哪条路?”

    “后山的东边,那里有一条宽广又平坦的路。”

    云瑶眉头紧锁,谨慎和小心暗暗提醒着她事情有点蹊跷,她试探的说道:“哦,是那条啊,我记得上次和云璃走过,山脚下还有条溪水呢。”

    那下人笑着说道:“是的,没错,那条溪水又清又甜,刚刚小的还喝了呢。”

    云瑶缓缓的点了点头,面色沉静,松手就放下了帘子,后山的路她不知和云璃走过多少次,按照云璃的对他知无不言的性子,如果后山真有一条宽广平坦的捷径,她怎么可能没有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这座山峰挺拔险峻,山脚下是急湍猛流,何来的溪水,就算有,天色寒冷,谁又会去喝那冰冷的水呢。

    最更要的一点她这时才想起来,南宫府是没有男家仆的!

    马车逐渐撵上了一条山路,摇摇晃晃的,车上的她谨慎的一张脸上闪出一丝冰冷的光。

    那家仆以为她放下了警惕,微微松了口气,眼神中滑过一丝狡黠的神色,嘴角轻轻牵起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他嘴角的笑容刚刚扩大的那一刻,一柄森冷的匕首陡然抵上了他的脖颈咽喉,云瑶猛兽一般利落的顺势而上,面色阴沉的寒声说道:“你不是南宫府的人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家仆露出一脸惊慌,“大人请饶命,小的也只是奉命行事啊!”

    “奉命,奉谁的命?”声音冷冽,无不透露出她身上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凛冽如尖刀的冷笑突然在一旁响起,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从树丛后绕了出来,这辆马车她见过。

    她心里似乎什么也明白了,真的是她!

    粉色的车帘撩开,里面坐着的人正是堇王妃,但是她一点也不惊讶,紧紧看着她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原本被他拿刀指着的獐头鼠目的家仆连忙跑了过去,连吐了好几口气,对着车上的堇王妃点头哈腰谄媚的说道:“王妃,您要的人我给你带来的,这个……你看……”他食指和拇指在不停的搓动,在向车里的人索要费用。

    堇王妃邪魅冷笑,带着一丝阴恶的气息,朝云瑶马前的家仆使了一个狠眼色,马前的人冷面朝那名家仆走了过去,袖中露出一把凶森的刀光,狠狠的插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沙哑如夜枭的凄厉惨叫,那个家仆便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双阴森列冷的眼睛看着她,仿佛要把她给吃掉一般。

    云瑶走下车,紧紧的盯着对面车上的她,那一瞬间,不用要说什么,两个人已经对峙上了。

    夜风凄凉,冷月如刀,冷风咧咧的刮着云瑶的脸,她忽然感觉到了冷,身子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个人双目阴沉,眼神如刀,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,冷冷的说:“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吧!”

    她眸色未动,也冷冷的反驳道:“不,我料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瞬间,千百给念头顿时闪过脑海,云瑶可以利用自身高强的武艺,迅速暴起上前取她性命,以报千颖的大仇,然后再把这些家仆解决,凭她一声的本领,对付几个家仆还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如此,君上的王妃被人杀害,作为殇都守护神的她肯定会丧尽名声,弄不好还会连累南宫府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可是若不就此反击她,她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暴戾恣睢的事来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