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曌帝双龙传_ 416. 荆塔、母子、别回来 -

时间:2021-05-12 14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于奇正小说曌帝双龙传 416. 荆塔、母子、别回来 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今天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。荆塔高速通道项目正式立项并启动,荆塔高速通道项目指挥部正式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我们有必要为大家介绍一下荆塔高速通道相关事项。”

    “荆塔高速通道,以下简称荆塔高速,是我国第一条高速运输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这条通道就是指的从荆州到塔湾的,很快运输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荆塔高速通道,是一条专门用于运输用于荆州城修缮所需城砖的高速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预计荆塔高速一期建成,将具备单线日运输五万块城砖或十二万片瓷砖能力;双线全线通车之后,将具备十万块城砖或二十四万片瓷砖的运输能力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当天早上从塔湾出发,下午就能有十万块城砖到达荆州城。”

    两个主持人的语调波澜不惊,台下的观众却早已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!这简直说的就是传说中的搬山卸岭了。

    如果换一个场合,或者说换一个人说这话,绝对会被周围的人群起而嘲之,认为是醉鬼的胡话。

    可这是曌建人视台的新闻讲坛,就由不得人不相信了。苏胡和赵谦之对望了一眼,心里都明白了今天为什么要把他们叫来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王麻子继续平静地念着讲稿:

    “荆塔高速通道项目,由曌建集团总部、技统局、材料局等单位共同研发,曌建一局、运输局承建,饮食分局、服装分局等单位全力协助的大型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本次项目多项新型材料、技术和工艺,均为独创性发明。充分展现了本集团的研发和营造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据了解,目前尚无与本项目类似的任何工程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观众这才感觉有点缓过神来了。曌建集团的技术和研发实力,完全就是逆天的存在。别的不说,三层楼房、瓷砖等等,那都是绝无仅有的。虽然说新闻里讲的太神乎其技,但这事落在曌建集团头上,还真说不定能搞成。

    梅姐接过王麻子话头,提高了播报的语调:

    “早在在曌建集团管理架构改革之时,于总都料就专门指出:在荆州城墙修建工程完成之前,曌建集团的工作核心必须是本项目,这一点绝对不允许动摇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于总都料专门对各局、各分局长强调:所有单位必须为荆州城墙项目服务,这是一切工作的前提。”

    “荆塔高速通道项目,是于总都料亲自总体设计、亲自部署、亲自立项的超大型工程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本项目,于总都料特别交代何尔秋指挥长:荆塔高速通道项目,是荆州城墙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本项目的成败直接影响到荆州城墙项目的质量和工期,倾曌建集团全力,也必须把这个项目抓上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谦之觉得很迷惑,忍不住低声问身边的苏胡:“老三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,怎么还能指挥得如此细致?我对那边具体的建设情况不太了解,老三做这些难道没和你说?”

    苏胡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。同时眼光不断闪烁,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赵谦之接着说道:“我觉得不对。就算那些事都是老三出事前已经安排好的,但老三的性格就是多做少说,甚至只做不说。他绝对不会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这么大肆宣传。”

    苏胡沉吟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赵谦之急忙说道:“快和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苏胡目中忧色甚重:“看来老三的情况很不乐观。”

    赵谦之大惊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尽管对鲁杰的话不太相信,曾大娘还是决定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去茶馆给鲁杰请了个假之后,曾大娘就回到家里,母子两在家对着外面看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村镇的人和往常一样,该说笑的说笑,该吵闹的吵闹,没有任何异常,这让曾大娘更加怀疑鲁杰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外面的人依旧和往常一样,纷纷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了。

    母子两一直守到了很晚,外面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曾大娘觉得睡意一阵阵的上涌,提出回房睡觉,并说明天要带鲁杰去找郎中看看。

    鲁杰有心拦住曾大娘,但又怕那些人今天晚上不出来了,母亲更加以为自己撒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子时到了。

    曾大娘一下子就闭上眼睛,趴到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鲁杰急得满头大汗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曾大娘猛地睁开眼睛,变成了行尸走肉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下可就把鲁杰吓坏了,急忙上去推着母亲的肩膀。他的符牌无意中碰到曾大娘身上,曾大娘立即恢复了神智,变得清醒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符牌晃荡着离开她的身体,立即又进入行尸走肉状态。

    至此鲁杰终于完全明白了过来,父亲留下的这块符牌,可以辟变成行尸走肉的邪。

    眼见母亲呆滞地要朝外走去,鲁杰情急之下,取下了符牌挂在母亲脖子上。

    符牌离开身子的那一刻,他突然一下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院子里面,保持着朝外走的姿势。

    母亲曾大娘把符牌重新挂回了他的脖子上,自己一只手也抓着符牌,惊恐的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鲁杰回头望去,街上的人和昨晚一样,面无表情漫无目的机械地走动。

    娘俩都吓坏了,赶紧回到屋子里面,紧紧地拴上门,并肩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曾大娘的手也再不敢离开挂在鲁杰脖子上的符牌片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都是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村镇里的人白天非常正常,但一到晚上就变成那样了。

    鲁杰母子两再也不敢晚上睡觉,到了晚上就共同拿着符牌,睁大眼睛等天亮。没几天下来,母子两都神情憔悴,像是害了一场病一样。

    可这也不是个事啊,晚上不敢睡觉,白天哪有精神去做事?对于原本就家徒四壁的母子来说,不出去做事的话,连生活都没着落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了很久,看来整个村镇的人都被迷了魂。继续留在这里,肯定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赶紧离开这里,走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接着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在一个傍晚的时候,趁其他人不注意,偷偷溜出了村镇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走到三里路,母子两同时觉得头晕目眩,慢慢地倒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等到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又都回到了家里,浑身上下都是泥。

    看来就算是戴着符牌也没用。母子两抱头哭了一阵之后,鲁杰想到是不是因为晚上的原因,咱们在凌晨的时候走。这样子一天下来应该也能走很远了。到时候说不定就脱离这被这种东西控制的区域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曾大娘也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第二天凌晨出发,整整走了一天。到夜色降临的时候,又是同时软倒在地下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早上,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这样连续跑了好几次,都是这样的情况,母子两也被折腾得有气无力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凌晨,曾大娘从厨房出来,端了满满的一碗面条,上面还卧了四个鸡蛋。一脸慈爱地看着鲁杰说道:“儿子,赶紧吃。”

    鲁杰诧异地望着母亲,要知道由于家境贫寒,曾大娘又一直念叨着要给儿子娶媳妇攒钱,平日里那是要多节俭有多节俭。

    就连有时候鲁杰想吃个鸡蛋都会被喝止,因为鸡蛋是要去卖钱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大一碗面条不说,居然破天荒打了四个鸡蛋,这就让鲁杰很是那么不适应了,呆在原地都不敢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“吃!”曾大娘把碗塞到他的手里:“不吃等下哪有力气跑?”

    鲁杰苦着脸摇头,沮丧地说:“娘,我不跑了,反正也是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曾大娘恼怒地拍了一下他的头,斥责道:“胡说八道!只要跑,就一定会有希望。听娘的,赶紧吃。”

    鲁杰端起碗,正准备吃的时候想了起来:“娘,那你呢?你怎么不吃。”

    曾大娘眼中露出欣慰的表情,笑着说道:“你吃吧,娘不饿。”

    鲁杰摇摇头:“不,娘你也要吃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准备起身去厨房拿碗匀一半给母亲。

    曾大娘双手按住他的肩膀,把他按回了凳子上,柔声说道:“儿啊,你乖乖地把面条吃了,娘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中疑惑,但这段时间以来,确实也是一顿好吃的都没吃过。既然母亲这么说,鲁杰也就顺从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曾大娘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面,自己脸上洋溢着无比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等鲁杰吃完了,曾大娘这才上前,细心地给鲁杰整了整衣领,然后拿出那个收拾好的蓝布包袱递到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曾大娘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小杰你听我说。这两天娘也想得很仔细了。娘估摸着,现在出的这些怪事,不管是不是人为,很有可能是用类似于瘴气之类的东西给圈住了。咱们这块地啊,四周都是大山。也就是说咱们这个村镇其实就是个山谷。”

    鲁杰接口道:“娘,您的意思是说,因为咱们这儿是山谷,所以瘴气就一直沉积着。只要冲出这个山谷,到了周家集那边,就会没事了?”

    曾大娘点头道:“不错。所以你现在就得出发,今天一定要翻过那道山梁,赶到周家集。”

    鲁杰完全呆住了:“那娘你呢?”

    曾大娘笑了笑:“你就别管娘了。抓紧时间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鲁杰说道:“我不。娘,咱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曾大娘坚定地摇头说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之所以曾大娘态度这么坚决,也是因为认真思考过这几天逃跑失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中年妇女的奔跑速度是什么样的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如果母子两一起的话,根本就跑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跑不了多远就会有晕倒的感觉,必须挨着那块符牌才能好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人同时拿着符牌,更加会大大的降低奔跑的速度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曾大娘发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。她注意到,越是到外围,尤其是接近要出去的山梁部分,符牌的效力就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始终都跑不出圈的原因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鲁杰自己一个人的话,冲破障碍越过山梁,冲到周家集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鲁杰当然是不肯依,还是求着和娘一起走。

    最后曾大娘语气严厉地说道:“如果你再不走,那么咱们娘俩都一定会死在这里。你要是真有孝心的话,就自己冲出去,在外面找到高人了,再过来接娘走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鲁杰也无话可说了。当即猛一咬牙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鲁杰远去的背影,曾大娘喃喃地说道:“孩子,你出去后,就千万别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曾大娘失望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她起床,发现鲁杰躺在家里的门槛上呼呼大睡着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能用失望来形容了,应该是:绝望。

    所有的挣扎的努力都成为泡影时,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:放弃。

    鲁杰母子也是如此。从那天开始,他们就抱着得过且过的心理,就这么继续苟活着。

    听他讲完全部的过程之后,于奇正把符牌递还给了他:“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,还是你好好保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鲁杰一下子就跪到于奇正面前:“大爷,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,救救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于奇正不由得暗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连自己这帮人,现在都是自身难保,凭什么能保护别人?

    见于奇正为难的样子,鲁杰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,站起身说道:“大爷你们有为难的地方,我也不敢再求了。我就求您一件事,教我怎么才能杀死这些可恶的虫子。我要保护我娘亲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于奇正完全蒙了,反问道:“这虫子不是随便一刀就可以砍死的吗?”

    鲁杰一下子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当时已经明知靠逃解决不了问题,母子两也想过去解决掉这些害人的虫子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鲁杰状起胆子,混到了行尸走肉中。并用事先准备好的瓶子装了一只尸虫回家。

    接着怪事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