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以庶为贵_ 第一百二十五章 商议-

时间:2021-04-07 14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蛮杏出墙来小说以庶为贵 第一百二十五章 商议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叶翾拿一双父亲看儿子般的眼神瞧了一眼君子衿,顺带挪过去好心的给贺兰音顺了顺背,轻声道:“天气转凉,不易动怒。”

    君未殇清清冷冷的望了过来,唇角动了动,低声道:“二姐夫。”

    贺兰音:......

    想掀桌子怎么办?

    君未殇直接忽略了她僵住的脸,清冷的面上无太多的表情,只那一双月辉般的眸子淡淡的落在夜沧冥身后的小脑袋上:“到目前为止,君未染还是我们君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夜沧冥微微一怔,一边的君子衿是正儿八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家这个老家,看着高贵清冷不爱说话的模样,可一旦说起话来,那便是绝对不会留一分的情面,还叫人反驳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夜沧冥便觉得自己的身后一紧,君未染的呼吸都颤了一分,他登时便拧起了眉头,看向那穿着白衣的青年。

    君未殇目光添了些许凌厉,直击夜沧冥身后的君未染:“你若真心悦眼前的这个男子,就该大胆带回来给我们看看,行事磊落,正当光明,君家从未有胆小怕死之辈。”

    君未染头垂了下去,夜沧冥眼角余光望着她光洁的额头,胸中浮起一抹心疼,他头一次痛恨自己没有自制力,不过他从未后悔过就是。

    夜沧冥伸手轻轻握住君未染的手,沉声道:“这件事,是孤的错。”

    他的衣裳被人轻轻的拽了两下,夜沧冥转过头来,就瞧见君未染正仰着头看他,她咬了咬下唇,低声道:“我先跟哥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”君未染脸蛋红了红,有些懊恼:“哥哥说的对,君家无怕死胆小之辈,而且,”她上下打量了夜沧冥一眼,脸蛋更红了,也不敢抬头看他,“我爹爹和娘亲都来了,你就打算这样去面见他们吗?”

    夜沧冥低头看了一眼被割的快成烂面条的衣裳,脸色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边爬起来的夜玉轩差点笑出声,先前那被夜沧冥忽视的抑郁之感飞快的消失不见,不经意间视线瞥到贺兰音和叶翾的时候,眸子暗了暗。

    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不可能的不是吗?

    他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来,不过一瞬便又恢复以往邪肆狂妄,勾着有些阴毒的笑意,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个差点把自己打死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恩,这个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,自己的对手莫名的又多了两个,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梦想看来又要推后一步了。

    君子衿和君未殇未理会他,见君未染低着头走过来,毫不犹豫的带着人转身就走,至于周围那多出来的几十股的势力,与他们何干?

    左右是没有人胆敢过来的,不是吗?

    贺兰音和叶翾自然是要跟着兄妹三人走的,君未染小朋友虽然很跳脱很不受管束,但真正在大事上的时候,就从来没有掉过链子。

    看来在北辰结束之后,暂时回不了南凉了,念及此,她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叶翾。

    叶翾自知她心中所想,将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手中,轻轻的捏了捏,低声道:“未染的婚事我自然要参加的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一边的君子衿倒是笑着开口:“看来我们是要双喜临门了,待妹妹出嫁之后,便是二姐出嫁,一连参加两个婚礼,唔,未殇,你的礼金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一听见礼金,君未染一双大眼睛跟个电灯泡一样亮了起来,似乎还闪着金子的光芒,极度渴望的看着高贵温润的君未殇。

    君未殇很给面子的没回答他的话,反而看着君未染道:“我与二哥一直都未能寻到你,你可是和天师伯伯呆在一起?”

    君未染小心脏激动的差爆炸,牙齿又‘嘚嘚嘚’的响了起来,面上一片凌乱的神色,即使不必回答,他们也知晓了答案。

    果然,如此呢,呵呵。

    君未染快要疯了,简直要崩溃了,为什么她的两个哥哥会知道是天师伯伯将她给藏起来了啊!

    明明天师伯伯说过不可能有人知道的啊!而且天师伯伯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将她藏起来她就信了啊!

    结果嘞,为啥会是这样啊喂!?

    而且她明明没有承认啊,两位哥哥身上的杀气比刚才还要盛了几分是几个意思啊喂!好担心天师伯伯啊,天师伯伯你快跑嘤嘤嘤......

    君未染面上精彩的表情自然没逃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双眼,贺兰音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,顺便替傅晟睿点了一排的蜡烛。

    君未染含着泪咬着帕子,君子衿笑道:“说起来,这次天师伯伯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楼兰,本来以为他是去散散心,如此看来,他这是在躲我们?”

    君未殇想了一下,道:“他怕是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贺兰音心里咯噔一下,就听君子衿拔高了音调‘咦’了一声,视线若有似无的扫了扫君未染和贺兰音,扬了眉道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君未殇面无表情:“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都带走了,据路过的侍女说她还瞧见天师伯伯猥琐的进了一趟爹的别院,爹爹用来讨好娘亲的斧山秋枫图上的两颗夜明珠抠走了。而且,”他顿了顿,语气里有一丝的严谨:“他拿了娘亲放在藏书阁顶端的一百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君子衿面色微微一变,“原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:“胆子还真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,”君未染急的一张小脸通红,“那天师伯伯有没有去过我房间啊?有没有卷我的银子?有没有将我梳妆台右下第三个柜子里的钢板拿走啊???”

    君未殇:“你跟他不是在一起么,没问他?”

    急的满脑子只有银子的君未染:“不知道啊!他没有说,只是说能带我避开你们,毕竟我们都是他带大的所以天师伯伯说他很了解我们啊!”

    君子衿笑的妖娆,瞥了一眼贺兰音。

    君未殇:“哦。”

    贺兰音:......

    为什么有一种君子衿在看同谋的感觉,啊,对,她差点忘了,天师伯伯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却来看她了呢。

    那人模狗样的天师虽然讨人厌,但君家的小子们的确都对他有特殊的感情,正如他们所说,君家不是胆小无能之辈,自然是容不得这种莫名其妙就离开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并且没有告诉他们呢,呵呵。

    君未染还在叽叽喳喳万般焦急的数落着自己藏着银子的地方,待一一确认过没有被天师伯伯卷走之后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贺兰音无语的跟在后面,君子衿忽然缓了脚步,抱着剑走在叶翾的身边,笑吟吟道:“不知姐夫打算什么时候娶阿姐?”

    贺兰音:“你叫的未免也太早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”君子衿眨巴了一下眼睛,十六岁的少年笑起来的时候,神采飞扬,潋艳无双:“可阿姐与姐夫不是早已心意相通,莫非,阿姐还另有心上人?”

    贺兰音:......

    这张永不放过人的小毒舌!

    叶翾未恼,只轻笑道:“听说你飘洋过海一年,遇到了一个叫悠悠的姑娘?”

    贺兰音一愣,眼尖的瞧见那小子的双眼闪过一道琉璃般的光彩,很快又被他给掩了下去,“二姐夫总归是子衿佩服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翾抿唇淡笑:“是不是要提前准备礼金?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先送出去比较妥当,”君子衿步子一停,看向贺兰音道:“大嫂还未寻到,若二姐有消息,就告诉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贺兰音点点头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君子衿道:“二姐不与我们一同进去?爹娘也快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贺兰音望了一眼门前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的府邸,目光上扬,似越过重重屋顶,直达那金檐宫殿:“本来还想与北辰琰玩玩,不过娘的性子等不得,而我也对此地无太大的留恋。”

    君子衿点点头,抬步便走,君未染正垂着脑袋站在君未殇的身边,看起来极度的失落,见她没有跟过来,那委屈的小表情,就差要坐在地上哭了。

    然而君氏两兄弟根本就不给她哭的机会,跟拎小鸡一样将人给拎了进去,贺兰音忍不住在心里替她默哀了几句,顺便点了一根蜡烛,

    两条腿会不会打断她不知道,混合四打那是肯定的了。

    直到兄妹三人的身影进了府邸,叶翾才牵起她的手,慢慢的往回走:“这次你想要怎样对付贺兰家?”

    贺兰音:“贺兰雄占我爹爹书文混了一官半职,又深得皇室的信任,他最大的资本,无外乎就是皇帝这个靠山,如果他没有这个靠山,那他便什么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叶翾道:“直接送他下狱?”

    “那有何意思,”贺兰音唇角勾起一抹笑来,“贺兰武可是个奸商,一年不知要给贺兰府送多少金银珠宝,如今忽然回来了,那贺兰一家子必定满心欢喜的欢迎,我又何不趁机,送他们一份大礼?”

    “何须如此麻烦?”叶翾将人揽进怀里,“直接一刀结果了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音翻了个白眼:“你在一旁看戏便好,放心吧,会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叶翾淡笑:“好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