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山下的武林_ 第三百零八章 管家,你看那是啥?-

时间:2021-04-03 14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渴死的船小说山下的武林 第三百零八章 管家,你看那是啥?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双喜大红字几乎贴满司徒家每个角落,大红灯笼高高挂起,红光如同喝醉的小娘子,照的人心发痒。

    按照习俗,剑周与司徒风舞二人要相继被上了年纪的妇人带去传授洞房经验。

    剑周活生生观看一下午的真人演出,目瞪口呆,有好几次如果不是下人拉住,想必他已经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结束了传授课程,剑周三步化两步直接冲入闺房。

    闺房中,司徒风舞已经睡下,映着火红的烛光,婀娜身影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剑周缓缓走进,蹑手蹑脚掀开被褥的一角。只见司徒风舞左右手各拿一把剪刀,面无表情“你敢?”

    剑周咽下好几口口水,呆愣在原地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窗外一个蹒跚的黑影映着火红的烛火“贤婿,凤舞可安歇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凤舞慌忙让开位置,轻声训斥“还不快上来。”

    剑周大梦方醒,也不脱鞋,飞快钻进被褥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皮笑肉不笑,轻轻一捏,房间里的红烛应声而灭。房间里黑乎乎一片,清晰的喘息声炸在耳边。

    剑周的大腿被一把剪刀死死抵住,乱动半分枪毁人绝“你爹,应该走了.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司徒凤舞咬牙切齿“你记住,我虽然委身嫁你,但你敢动我半分。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保证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约法三章。第一,出了泗水城未到颠城前,不得在外人面前公开我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再不能挨我如此之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我与你约定的事情不得跟我爹讲起。”

    剑周鼾声正盛,妥妥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司徒凤舞连晃几下没能晃醒剑周“喂,你到底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无人回话。

    司徒凤舞不去管剑周,蹑手蹑脚爬过剑周的身体。从床下拉出早准备好的被褥。

    也不怕凉,就铺在地面。平躺在铺好的被褥上,司徒凤舞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想自己的未来就这样了吗?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子,然后终其一生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司徒凤舞的眼角流出心酸的泪水。

    黑暗中惊天动地的鼾声戛然而止“放心,记上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阵下床的声音,细碎的脚步声,门被推开。一丝光线照在装睡的司徒凤舞身上。

    司徒凤舞并没接受剑周让床的好意,反而更加厌烦“假惺惺。”

    然而司徒凤舞的话刚说完,一只臭鞋扔过来直接没入司徒凤舞嘴中,差点熏得司徒凤舞晕过去。

    一声尖叫划破长空“姓贱的我跟你没完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司徒剑南房间烛火长鸣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与管家胡材,隔桌相坐。沏一壶好茶,各自慢饮,颇像一对相交多年的老友。

    “管家来我家二十载了吧?”

    胡材面色发福,标志性的羊角胡须因为被经常捋,十分光滑飘逸。“司徒老爷,大小姐出生那年我到司徒家。今年大小姐年方二十,老朽我也已到泗水城二十载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低头嗅茶如同猛虎嗅花,乐在其中。“二十年了,我从巅城一走二十年了。日子过得真快。”

    谈起往事,胡材唏嘘不已。“当年司徒老爷是司徒王朝皇位继承者的最佳人选,没想到如今却窝在泗水城城中,窝窝囊囊过了大半生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并不生气,拿起的茶杯又放下。“往事如风,有些人坐了一辈子皇位真的舒坦?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胡材的茶水重重拍在桌子上,微怒“司徒剑南真的活够了?莫要对陛下无礼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笑出声来,“管家啊管家,我知道你我那位弟弟派来的,数年来一直跟在我身边向他通报消息。二十年了,难道他还以为我在韬光养晦。”

    胡材名为管家,实则为司徒王朝掌舵人,司徒雄霸的亲信,其目的就是为了监视司徒剑南。“有些人狼子野心,莫不要说二十年,就是六十年,狼子野心也是浪子野心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就这么盯着胡材,实在看不透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听话?整整二十年,依旧听那人的话。

    胡材眼神毫不避讳,针尖对麦芒“怎么?动了杀心了?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避开胡材的目光“怎么敢呢?你说我狼子野心,我没有。有的话也是兔心羊心。”

    胡材凝重,站起来。“司徒剑南,明日我就要随从回巅城了。你就没什么话托我带给陛下?”

    “正要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胡材坐下来,只要是关于陛下的事情,他都会认认真真板板正正的听,一分一毫都不会差。“说吧,对了,忘记告诉你,这次回到巅城,我就不会再回来了。陛下今天的信件也到了,信上说可以放你夫人回来。但是你的女儿和贤婿要待在巅城,寸步不离。放心,陛下会好好待他们,如同亲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的脸上看不出其他的情绪,反而笑道“哦,这样说我还要替凤舞谢谢他喽。”

    胡材冷哼一声“司徒剑南,不说过去,现在的你是臣,陛下是王。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无动于衷“是该好好谢他,我与般若分离二十年,再与凤舞分离二十年,公道,很公道嘛。是谁说我这位弟弟不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剑南,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胡材身子前倾,眼珠子凸出,恨不能活活瞪死司徒剑南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消失不见,然后面前的书桌化为齑粉,胡材失去依靠快要摔倒之际,忽然被幻影扶起,然后同样变成幻影。

    二人再次显现的时候,司徒剑南正提小鸡一般死死掐住胡材的脖子,将他按在墙上。光滑的墙壁如蜘蛛网,裂纹蔓延。胡材老态龙钟的面部,五孔流血,每换一次气必然带出不少血珠。

    “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只蝼蚁,可怜的是你却没有一点作为蝼蚁的觉悟。你在司徒家二十年,我也忍了你二十年。”司徒剑南青筋暴露,虬结的宽厚手掌仍在继续用力。

    胡材双脚离地,趁四肢还未失去动力,剧烈挣扎,支支吾吾“司徒剑南,,你,你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面不改色,一把将胡材扔进院子里。、

    胡材像只在冰面打滑的狗,怎么爬也爬不起来。“司徒剑南,你完了,我会将这一切全告诉陛下。将泗水城夷为平地。”司徒剑南站在门口,凭空对着夜色一伸手,只听一声惨叫,一个七孔流血的死人被扔到胡材面前。

    胡材的话弱了些。“还有你那女儿,司徒风舞。陛下会把他扔进寺庙,任由那些几十年不近女色的老秃驴日夜观赏,轮番上阵。司徒剑南你听啊,没听到吗?你女儿正在叫爹叫娘呢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再次伸手一抓,又有数十具死尸被扔到胡材面前。

    胡材神情盎然,扯着公鸭桑“你的夫人璇玑般若,你以为她干净的了吗?实话告诉你,陛下最喜他人妻,尤其是他兄长的夫人。传闻陛下与旋即般若夜夜笙歌,浑身不着衣,哈哈,司徒剑南你的绿帽可戴的舒坦?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席地而坐,坐在门槛上,庭院里灯火通明。约有百名白衣剑客抬着各式各样打扮的尸体,有的是乞丐,有的则是青楼里的花魁,还有客栈里的小二。各种身份的人物被架到胡材面前,胡材渐渐没了声音,恍若蚊声。

    “我司徒家有二十位你的死士,如今不多不少。这些年间有二百三十六名你的下属混在泗水城中,有些甚至在泗水城安居乐业,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缓缓道来,细数家珍般统统抖搂出来。“我的胡管家,真以为这些年我在泗水城什么事都没干?终日只知道练剑?不得不说这些人让我好生难找,比如你左手边被扭断脖子的花魁,此人是满月江的花魁,传闻卖艺不卖身,于三年前进入泗水城。据她自己说,父母自幼双亡,无父无母。真的是好惨,你说是不是胡管家?”

    胡材面目铁青,连最后的蚊声也消失不见。终于说不出话来,望着那名被扭断脖子的花魁,兔死狗烹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站起身从每具尸体旁轻轻走过“还有这个人,同福客栈的店小二,同样难找。此人弱冠之年便被带到泗水城,在泗水城娶了夫人,有了孩子,看起来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。世事无常,谁又能想到他会是我那位弟弟的人呢?”

    司徒剑南继续往前走,每次停下来,必然会向胡材介绍一番身边尸体的身份,详细的令人恐惧。

    当司徒剑南来到胡材身前时,胡材瑟瑟发抖,额头的冷汗如瀑布飞流直下,竟然聚成一个小水坑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管家?是不是不想看到这些人?好啊,我满足你,让这些人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剑四,灭。”

    剑气在庭院里四散,所有的尸体瞬化为血雾,消失不见,好像从未出现过,如同梦一般。

    瘫软在地上的胡材没了先前的英雄气概,拼了命的往反方向爬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没有动用任何剑气,大步向前,一把夹住胡材的脖子。胡材眼珠凸出,面朝上,眼睛直勾勾盯着司徒剑南。

    司徒剑南面带微笑“很快的,痛苦很快就结束了。管家,你看那边是啥?”

    胡材怕一扭头,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,哭着喊道“我不看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