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摘仙令_ 第二五一章 狠人-

时间:2021-01-26 17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潭子小说摘仙令 第二五一章 狠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水乃至柔之物,广场上好像水滴形状的花海,在咔擦咔擦又轰隆隆的天劫下,不论被打击成什么样,好像都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不对,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细心的修士可以看到青色大伞在慢慢变小,女孩的头发也越来越呈爆炸状。

    快要顶不住了吧?

    远观的千道宗的弟子,随着时间的推移,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不管飞舞在她身边的花瓣有多漂亮,不也管打下的雷劫电蛇与花瓣交错中冒出来的火花有多漂亮,他们都无法忽略一个事实,就是林蹊的结丹天劫,到现在为止,全是她以一己之力撑着。

    掌门和几位长老是怎么回事,临时应劫大阵怎么到现在都没布好?

    再不布好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!您的大阵弄好吗?”

    陆灵蹊真要哭了,她已经撑了第七波,还剩的两波,肯定更厉害,再不让她进阵,她会死的。

    她闻到了头发的焦味,严重怀疑再等下去,会闻到自己的肉香味。

    “弄好了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成功把大阵改成幻阵后,随庆也有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但是,玉不琢不成器!

    徒弟用用重影撑到现在,没露多少狼狈样,那就一定能撑住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第八道天劫就要下来了,随庆先给她提个醒,“林蹊,这是临时的,所以,你现在最主要还是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靠自己?

    陆灵蹊踩着花瓣往那边跑的时候,忙先给自己灌了几口灵酒。

    “想想你师伯的天劫。”

    随庆激励徒弟,“再看看梁通的元婴天劫,林蹊,你这真不算什么。现在听着,不要把天劫当天劫,就把它当成你宜法师叔。”

    宜法:“……”她已经猜到师兄下面要说什么了?可恨,老的打不过,小的……现在不能打。

    “没有师父看着的时候,你都能找机会,出其不意地把修为放到结丹中期的她揍一顿,现在有师父看着,她更没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重平和被叫来改阵的厚来不约而同,想瞄瞄某人最近不太方便的左臂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不敢看,惹急了,某人打不过随庆师兄,会跟他们干上的。

    为了生命安全,也为了,不被焉坏焉坏的师兄把祸水引到他们头上,两人一致装作没听到。

    宜法半眯着眼睛,看到两个师兄一本正经没听到的样,心中其实更怒。

    聋了吗?

    既然没聋却装作没听到,那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笑话她吧?

    “师叔,那是意外!”

    陆灵蹊冲进她以为的安全地,在天劫要打来前,朝已经竖眉要杀人宜法喊道:“我知道您是让着我,怕伤着我,是我没收住手,您千万别听我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师父太坑了。

    他要冲击化神,以后肯定要闭更多的关,她就要落在宜法师叔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别说话了,我要好好应劫!”

    天上飞舞的银蛇好像已经变成了银龙,带着毁灭她的意志,直直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咔擦擦……

    陆灵蹊紧张地看到应劫大阵的光罩,好像一触即开。

    啊啊啊,我的老天爷!

    应劫的大阵都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陆灵蹊没时间惨叫出来,反应极速地撤了十面埋伏对自己的保护,全力用它绞杀天劫。

    对上这样的天劫,被动防守,可能会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借着青簪的保护,陆灵蹊两手法决不断,银龙经过层层绞杀,以最快速度冲下时,已经变成无数银蛇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脚踏星罡间,又两片花瓣托着她冲进十面埋伏的保护。

    远观的人们,好像在广场上看到了火树银花,那个原本顶在林蹊头顶的青伞,在花海护住她的时候,已经一个翻转,被她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所有击来的电蛇,跟飞舞的花瓣相击在一片。

    哪怕不惜法力有青簪的保护,本命法宝被雷击,陆灵蹊也不好过,她鼓住腮帮,在体内雷力要大肆破坏前,猛然一吐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随庆只见徒弟硬生生地吐出一支雷箭,一点也没浪费它,让它跟头顶再来的电蛇相撞消解,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锻过体的徒弟,身体的受打击度,远盛旁人。

    他当初做各种准备,在第七波天劫的时候,都闻到了自己的肉香,徒弟身上还没传出肉香味,那第九波天劫也定然能平安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突山方向也传来恐怖的炸响,却是梁通迎来了第六波天劫。

    正要摸个灵符,朝劫云劈一下,给自己缓点劲的陆灵蹊,无奈又按下了那份心思。

    灵符不易得,那东西都是救命的,现在师父师叔们在旁,他们总不能看着她,被天劫活活打杀吧?

    她手上的法决再次加速,花海呼啸飞转,与电蛇叮叮擦擦地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远观的修士已经看不清楚火树银花里的人了,他们捏着拳头,真怕那火树银花突然谢了。

    应劫阵呢?

    她不是进了应劫阵了吗?

    什么时候厚来长老布的大阵,这么不经打了?

    若不是随庆长老就在那里,若不是掌门和宜法长老也在那里,有人都要阴谋化了。

    “林蹊,第九波已经在蕴酿了。”

    随庆知道这第八波的天劫就要过去,徒弟这一会用的灵力比较多,应该拼着受点雷,多补充点灵力,要不然,最厉害的第九波下来,她会很惨很惨的,“趁着现在,你还能顶住,快点喝灵酒。”

    林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第九波来了,她还要靠自己?她的应劫阵呢?

    厚来师叔不是阵法大师吗?

    师父把他喊过来,就给她弄了个纸糊的吗?

    陆灵蹊怀疑哪出了问题,可是这时候,也没时间追究。

    看师父师叔们的样子,好像这雷劫,只能是她自己渡了,青簪消耗的灵力太大,没有外力相帮……

    咕!咕咕咕!

    大口灵酒灌下时,青簪‘咻’的一声再次收起,插入被绑着,没本事自由向天飞的发髻。

    陆望走哪杀哪,所有看到他的人和妖都恨不得绕着道走,病书生陆安也名传天下,她既然得了他们的传承,要是太怂……

    陆灵蹊没办法怂,过了结丹天劫,那个人就要放了爷爷。

    她还想知道,那个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陆灵蹊踩着花海,再次移动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还在生师伯的白苜峰跑,这里没有最开始她应劫的地方好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过路的灵气,没像最开始那样,能按抚她体内的雷伤,可有一点,总比一点也比要好。

    “你徒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宜法幸灾乐祸,“师兄,林蹊的脾气不小,你与其骗着她,还不如就跟她说清楚,你要她雷炼重影。”

    反正最后一波了,凭小丫头的本事,哪怕没有青簪,受点苦也能挺过去,“她体内应该有些雷伤,现在往那边路口跑,应该还以为过路灵气会安抚她的雷伤。”

    但事实上,天地馈赠能安抚雷伤的灵气,只有最开始的十来息,它也只对应劫之人有效。

    之前,她是走运,现在,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庆瞥了一眼师妹,知道这人心眼小,暗搓搓的,从来都没知袖大方。

    他怀疑徒弟被她教坏了,“林蹊!”随庆无奈追过去,“你还记得,为师跟你说过的雷炼吗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雷炼?

    她?

    追着她来的第八波天劫已经快要完了,能喘口气的陆灵蹊大口喝酒时,差点呛着了!

    “你看看重影!”

    随庆感觉现在的重影真是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淡青的花瓣在虚实中飘逸翻飞,被雷炼之后,边锋渡上的银光已不在浮于表面,明显已经跟重影结合在一起,显得层次更加分明。

    “再撑一波雷劫,重影就等于被你亲自雷炼过了,到时候,心随意动,有如臂使,它绝不会辜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灵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狂热的师父,突然感觉有些可怕!

    师父跟着容惑大师当了十几年的炼器学徒,不会也传染成器痴了吧?

    雷炼这么恐怖的事,能让她来玩吗?

    虽然她的重影好像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我已经完成了八炼,您让我进真正的应劫阵吧!”

    “雷炼只有七炼和九炼之说,没有八炼。”

    随庆硬着心肠,“林蹊,师父当初进阶结丹,在应劫法阵里过第七波天劫的时候,就闻到了自己的肉香,你的状态完成九炼,完全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灵蹊抓紧喝酒,补充灵气,因为第九波天劫已经轰隆隆的要压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没时间说服师父,现在不炼也要炼了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这边大亮的时候,天突峰那里,也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不过,经过了渲百大长老的天劫,又有林蹊这边明晃晃的天劫,哪怕重平掌门也只是瞟了那边一眼,就把所有注意力,放在林蹊雷炼重影和白苜峰就要旋转而下的巨形灵气漏斗上。

    师兄是宗门的化神星君,林蹊的未来更为可期。

    重平的心,偏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没有青簪分心,确定要雷炼,陆灵蹊手心一动,重影再次化刀,要直面老天给她布下的十面埋伏!

    在陆望的境画里,她有多少次,直面他的十面埋伏?

    当敌人死,当石头死,当木植死,被他绞成肉泥、碎石、木屑……

    知袖师叔和宜法师叔,面对她的十面埋伏,都只用一条路,就是进攻再进攻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!

    像陆望那样杀杀杀,杀得天在他面前,都老实了就好。

    咔擦擦!

    九道电龙带着无数电蛇咆哮而下。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重影刀在陆灵蹊手中飞舞不绝,远观的修士,早就看不到实影,只能看到无数双头大刀在她的身边出现,把所有围杀她的天雷打出去再打出去。

    神道峰巨大的广场,成了她和天劫较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是火树银花,那现在……就是雷神战场!

    乌压压的劫云,一次次地被点亮,倾下的银雷好像无穷无尽!

    雷中的女孩好像狂风暴雨中,无可避的一叶小舟,随时都有可能船毁人亡。

    远观的一群小修,紧张的连呼吸都快忘了。

    天劫这么恐怖,他们将来怎么过?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长长的淡青刀影不知怎的,在乌压压的劫中穿过,陆灵蹊感觉倾下的天雷顿了那么十分这一息。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她连忙抓住机会,不惜一切连劈带斩!

    陆灵蹊全身哪哪都痛,不仅重影在雷炼,她感觉,她也在被雷炼。

    引龙决至刚至竖,筋骨皮在雷电中,由麻到痛,到痛得……好像痛快淋漓,这感觉,真是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随庆的剑,一次次地在手上出现,又一次次地隐没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徒弟会接着用十面埋伏,一点点地跟天劫耗,实没想到,她会这样跟天劫动手。

    听说,当年的陆望是狠人,所过之处,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陆安前辈他远远地见过一次,那瘦弱好像风吹就倒的身体,据说有着无可想象的力量,可惜,他没看到他动手过。

    因为他去西狄边境的时候,西狄那边高挂了免战牌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徒弟也要成为,他们那样的狠人了吗?

    随庆原本随时救援的心,彻底歇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在天劫中拼命的女孩,宜法突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那什么师叔的怒火,她还是憋着吧!

    她看着第九波天劫越来越疲软,看着原本衣袂飘飘的小仙子,渐成叫花子,终于在外面,帮忙打了几个印决,以浓雾阻住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宗门只算灵器的法衣,能在这天劫中撑到现在,已经算小丫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随庆不再管徒弟,丢下这句话,与重平、厚来又赶往白苜峰。那里巨大的灵气漏斗已经渐消,师兄要过心魔劫了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再次如风飚至,白苜峰游离下来的灵气比其他地方更多。

    陆灵蹊有些伤了的内腑,被迅速修补重生,等她再抬头时,天上的劫云已经被蜂拥而至的灵气团所替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她的灵气漏斗怎么也成形的这么快?

    陆灵蹊的目光闪了闪,身体迅速摆出密云不雨的姿势。

    老祖说,引龙决道法同修时,可以在大进阶时,借一点天地漏洞。

    看那旋转而下的灵气漏斗,还有周遭还在疯狂涌来的灵气,守在外面的宜法,忍不住摸了摸腮边。

    开山老祖的那枚玉简,限于引龙决的功法,她不能尽看,可小丫头不理解的太多,什么都问她,她没看也等于看过了。

    道法同修,在现在的修仙界固然走不远,可凭现有的,林蹊也确实比她当初走的快。

    宜法忍不住想,她是不是也要再修一段时间的体术?

    瞅瞅林蹊,在吃吃喝喝中一边锻体,一边修炼,日子过得挺有滋味的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